<address id="p3blv"><listing id="p3blv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p3blv"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p3blv"><nobr id="p3blv"><meter id="p3blv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3blv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p3blv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p3blv"><form id="p3blv"><listing id="p3blv"><meter id="p3blv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    論壇   結婚   籌房款撕裂婚姻,買房引發的家庭毀滅
        返回結婚
        發新帖 回復
        查看: 20363|回復: 0

        籌房款撕裂婚姻,買房引發的家庭毀滅

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樓主

        5322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5323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1萬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管理員

        法人

    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    積分
        18189
        QQ
        樓主
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發表于 2020-10-30 14:18:18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          

          到底是什么恩怨導致如此沖動的行為?這場慘劇的背后到底發生了什么?案發后,受害者母親劉桂芳拒絕采訪。時隔半年,記者終于采訪到了她,于是一個讓人揪心的故事就這樣呈現在我們面前……

          文 | 江水寒

          “早買一年房,少奮斗10年”,近年來隨著房價的持續上漲,人們對買房有了新的認識。一邊是看漲的房價,一邊是日益壯大的“畢房族”。為吸引大學生買房,一些城市相繼推出了針對在校大學生及應屆畢業生的購房優惠政策,2016年3月,沈陽推出了針對應屆畢業大學生的零首付購房新政;2016年4月,成都也推出了在讀及應屆博士生購房首付20%的政策。據權威機構調查統計,在我國90%的大學生畢業有購房愿望,30%的大學生成功購房。

          24歲的吳容華是一名剛剛畢業的大學生。跟很多年輕人一樣,她聽過“中國人攢了一輩子錢,70歲全款買了一套房;美國人20歲貸款買房,住到了70歲”的故事。再加上年年攀升的房價,她覺得在大城市買房置業是最便捷的“成功致富”途徑。為了這個“一本萬利”的想法,她慫恿父母賣掉老家的房子在成都買房。可是她的美好“夢想”沒來得及實現,就引發了一場顛覆性的家庭毀滅……

          女兒要買房,貧困家庭風云驟起

          四川省巴中市是座多霧的城市,吳容華的家就在巴河河畔的江城小區。她的母親劉桂芳對記者說,為了省錢,他們只有在數九寒冬才用電取暖,顯然,這是一個貧寒之家。因悲傷過度,52歲的劉桂芳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得多,面容憔悴,一提到女兒吳容華,她雙手掩面泣不成聲,沉浸在痛苦的回憶里……

          2015年元旦上午10點,劉桂芳接到女兒吳容華打來的電話,她激動地說:“媽媽,我在成都世紀城看房子,準備明天回家和你們團聚。”一聽說女兒要買房,劉桂芳心里一喜一憂,喜的是女兒用不著在城里“漂”了,憂的是剛剛參加工作的女兒哪有這么多錢?劉桂芳正要問個明白,吳容華在電話里撒嬌道:“媽媽,電話里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,我回家給你和爸爸講個明白。”

          第二天,吳容華拎著一大袋成都特產回來了,還給父母買了羽絨服。晚飯后,大家圍坐在客廳里,吳容華向父母細說起買房的事:原來,她在成都三環看中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,1.3萬元一平方米,總房款120多萬元……“現在房價年年都在漲,早買一年,可以少奮斗10年。可以說,買房是最好的投資方式,絕對不會虧……”吳容華邊說邊拿出手機把房子的圖片一一翻給父母看。

          簡潔時尚的設計、花園式的高檔小區……劉桂芳和丈夫吳中海看得滿臉欣喜。良久,吳中海怔怔地說:“丫頭,你這是在哄爸媽開心吧,咱家這么窮,哪兒買得起房?”吳容華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爸,這正是我要與你們商量的,你們一定要幫女兒湊齊40萬元首付款,女兒有了房,你們就跟我到成都享福。”一聽首付款就要40萬元,夫妻倆臉上布滿了愁云。

          劉桂芳家住四川巴中玉山鎮農村, 20歲那年經人介紹認識了同村的吳中海。開始,劉桂芳嫌棄吳中海家窮,不太愛搭理他。吳中海鍥而不舍地向劉桂芳表白:“只要我們努力,牛奶和面包總會有的。”就是這句當時流行的愛情名言俘獲了劉桂芳的芳心,兩人迅速墜入愛河并結了婚。

          然而,現實生活沒有愛情名言那樣浪漫。1992年,劉桂芳生下了女兒吳容華,本就拮據的家庭再添一口,生活更是捉襟見肘。

          1995年春節過后,吳中海跟著同鄉去江蘇常州建筑工地打工,他平日里省吃儉用,為節約路費每年春節才回家一次。不幸的是,2006年,吳中海在工地從五層樓上摔了下來,雖保住了性命,但左腿落下了殘疾,走路一瘸一拐。出院后吳中海拿著老板賠付的20萬元錢回到了老家。這一年,女兒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巴中市重點中學。為了方便女兒上學,吳中海和妻子在巴中古樓街買了套80平方米的二手房,裝修后手里的錢所剩無幾。

          雖然在城里買了房,但一家人依然入不敷出。妻子在超市打零工,收入微薄。為養活這個家,吳中海拾起了破爛,每天天一亮他就背著背簍穿行在巴中的大街小巷。廢紙殼每斤賺5分錢,銅每斤賺兩毛錢,一天勞累下來可以賺100元左右,生活苦不堪言。但看到女兒捧著一張張獎狀回來,夫妻倆還是對生活充滿美好的希望。

          2011年,吳容華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西南財經大學,夫妻倆省吃儉用供女兒上大學。吳容華大學畢業后順利地在成都一家外貿公司找到工作, 夫妻倆滿以為可以輕松一下了,女兒現在卻又要買房。

          吳容華顯然有備而來,把自己搜集的成都3年來的房價資料拿給父母看,說:“2013年,成都主城區房價6000多元一平方米,2014年就漲到9000多元,現在已是13000多元了。眼看房價還在上漲,如果現在不買房,將來就買不起了!”夫妻倆覺得女兒的話有道理,吳容華見父母有所動搖,她又深情地說:“爸媽,我知道你們辛苦不容易,尤其是爸爸為我付出了很多。”說到這兒她眼眶微微泛紅,望向了父親的雙腿。“我上大學,就是為了能讓你們將來過更好的日子!我現在是沒錢,但我有想法,有知識,我覺得買房就是一個賺錢增值最好的途徑,將來我給你們養老!”

          女兒一席話,聽哭了母親,感動了父親。吳中海看到女兒這么懂事,心也軟了不少。夫妻倆決定要幫女兒一把。可是,吳中海每月的收入只夠家里的開銷,當年吳容華讀大學時還有兩萬元的外債。沒有錢怎么辦?借!夫妻倆決定為了女兒,再厚著老臉拼一把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  賣舊房買新房妙計破局,怎奈丈夫誓衛房產

          第二天,夫妻倆起了個大早分頭借錢,遠方親友打電話,近的買禮物登門拜訪。可是親友們都知道吳中海家窮,供女兒讀書拼光了家底,擔心他沒有償還能力,都不肯借給他,更有甚者還勸吳中海:“你這樣貧寒的家庭,給女兒買房不現實!”借遍了親友只借到5萬元。

          還差35萬元,怎么辦?夫妻倆來到銀行貸款,工作人員一番核算后對他倆說:“你們都是50多歲,沒有固定收入,這么大的數額必須財產抵押,每月還得付3000多元利息。”夫妻倆為難了:家里能抵押的財產也就是房子了。吳中海心里更是憂慮:女兒一個月工資只有7000元,還房貸壓力太大,萬一哪天出問題房子被銀行拍賣,那時真的會居無定所。思忖再三,劉桂芳出面跟女兒說:“閨女,能想的辦法都想盡了,要怨就怨爹媽窮!”吳容華望著父母失落、悲傷的臉,心里也難過得不行,一方面怨自己不爭氣,不能靠自己的實力買房;一方面也遺憾一個好機會就這樣錯過了。

          買房風波暫時過去了,但對這個家產生了不小的沖擊。劉桂芳開始怨丈夫無能,讓女兒也跟著吃苦。夫妻間爭吵變多,感情日漸淡薄。

          2016年3月,吳容華放假回家,再次向父母提出買房的事,她說:“去年元旦看的房子現在漲到1.5萬元一平方米了,若當時狠心買下來能省10多萬元。成都四環外的房子都漲到1.2萬元一平方米,再不下手這輩子永遠買不到房了!我在成都世紀城訂了一套房子,總房價125萬元,已經交了3萬元訂金。”吳容華還向父母透露,她交了個男朋友叫程鵬,畢業于北京高校金融專業,現在是成都一家金融公司的主管,這次買房是兩人挑選的婚房,為了不讓程鵬覺得自己在高攀,她與程鵬約定AA制買房,每人籌20萬元首付款。

          劉桂芳心里五味雜陳,聽到女兒準備婚房,她更覺得再不買房子可能真的會耽誤女兒的終身幸福。可是家里沒有錢,怎么辦!吳容華見母親左右為難,說:“我有個辦法,咱們賣掉家里的房子,不但首付款夠了,你們還能有些存款。等我把房子裝修好了,你們都到成都和我們一起住,我和程鵬養著你們,再也用不著風里來雨里去了。”吳容華認為自己的要求并不過分,父母只有自己一個孩子,將來肯定要和她一起生活。趁早賣掉舊房子,換一個大房子,有什么不好呢?

          這番建議,劉桂芳深為贊同。可是吳中海一萬個不同意:“我離開了這里去成都,不就是個廢物?你還要還房貸,哪兒能養得起我們?”吳中海拋出一連串問題,噎得吳容華啞口無言。賣房買房是唯一能幫得上女兒的辦法了,見丈夫處處潑冷水,劉桂芳火冒三丈:“你太自私了吧,賣了舊房子和女兒住新房多好啊!難道你擔心我們母女倆不要你不成?”妻子的話正戳中吳中海心里的擔憂。

          多年來,吳中海與妻子的關系并不好,當年因為自己家里窮,劉桂芳曾幾次鬧過離婚,后來不小心懷孕,才打消了離婚的想法。吳中海摔斷腿后,劉桂芳對吳中海的感情更是冷淡。多年來,他為了保全這個家費勁了心力。上次因為買房,劉桂芳就和他吵了好幾次,甚至鬧過離婚!女兒小時,他一直在外地打工,女兒一直跟媽媽親,和他關系疏遠。如果他把房子賣了,再被母女倆掃地出門,他要怎么活?

          劉桂芳決意要賣掉房子為女兒籌買房的首付款,吳中海卻誓死不同意,夫妻倆當著女兒的面爭吵起來。吳容華見父母為自己買房鬧得家無寧日,哭著離開了家。

          吳中海曾跟朋友傾訴過心中的苦悶:“我不是不愛女兒,為了女兒我命都可以不要,但我沒本事,整天被老婆嫌棄,孩子又跟她媽親,房子賣了我可能連個家都沒了。”常年夫妻感情不和諧,讓吳中海對婚姻沒有安全感,他把這套用生命換來的房子當成了晚年養老的保障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  籌房款撕裂婚姻,悲涼老父怒掀血案

          2016年5月,劉桂芳接到女兒的電話,女兒在電話里哭著說:“媽媽,馬上要交房,程鵬的20萬元都準備好了,我說了咱家的情況,他很不高興,我們可能結不成婚了。”劉桂芳心如刀割,她決定再和丈夫好好談談。當晚,劉桂芳再次向吳中海提出賣房的事。“要命有一條,想賣房萬萬不可能!”吳中海丟下一句回屋倒頭就睡,看著丈夫一瘸一拐的冷漠身影,劉桂芳失望透了。

          當夜,劉桂芳輾轉反側:女兒是她唯一的希望。現在女兒快要結婚了,苦日子眼看到頭了,吳中海卻在買房的事情上為難女兒,這不是存心斷送母女倆的幸福嗎?劉桂芳越想越傷心,哭了一夜。第二天,劉桂芳一起床就沖吳中海吼道:“這輩子我受夠了,我要與你離婚!房子是夫妻共同財產,你要房就拿出25萬元來。”說完甩門而出,住進了城里的姐姐家,夫妻倆打起了離婚大戰。

          離婚,是吳中海最不想要的結果。勸不回妻子,吳中海只得打電話給女兒讓她勸勸母親。恰在這時,吳容華跟程鵬也在鬧分手,涉世未深的她覺得生活仿佛陷入了絕境。接到了父親的電話,她非但沒有安慰父親,還在努力游說父親賣房子:“爸爸,巴中的房子漲不動了,在成都買房,哪怕不住也是一筆投資啊,光憑一年上漲的房價,就頂上你撿10年垃圾了!”可是,吳中海這個時候什么都聽不進去,妻子的絕情和女兒的算計讓他覺得這兩個人那么陌生!

          7月2日,吳容華回來了,劉桂芳也回到家,一家人開了個會。吳容華聽完父親的痛訴后認真地說:“爸爸,我也長大了,您和我媽真的不用再顧慮那么多。如果您和母親生活了幾十年,全都是抱怨和不快樂,為什么還要在一起呢?”吳中海滿以為女兒會替自己說話,哪知她卻勸自己離婚!吳中海氣不打一處來,他沖劉桂芳母女咆哮:“房子是用我的一條腿換來的!想打我房子的主意你們沒門!要房子,除非你們從我的尸體上踏過去!”眾叛親離的吳中海惱羞成怒,大罵劉桂芳把女兒養成了忘恩負義的“白眼狼”。

          被父親一頓臭罵,吳容華也傷心透了:原本勸父母離婚只是自己一時的氣話,但看著這樣不近人情、歇斯底里的父親,她不由得同情起媽媽來,感嘆母親這幾十年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。她記得上大學的時候,心理老師講過,性格不合的兩個人硬要在一起過日子,這是最殘忍的。她把心一橫,站到了支持母親離婚的陣營里,跟媽媽寄住在姨媽家。一番商議后,劉桂芳請了律師并給吳中海送去了離婚協議書。劉桂芳滿以為丈夫會屈從壓力同意賣房并向她求情,沒有想到,她等來的是一場血腥殺戮。

          6月10日,姐夫李中華一早去了建筑工地,劉桂芳給女兒準備好早飯,就急著上班去了。7時許,劉桂芳接到吳中海打來的電話,他在電話里幾近哀求地勸劉桂芳看在幾十年夫妻的情分上不要離婚,并帶著哭腔說:“幾十年的感情,你怎么能這么狠心!”劉桂芳心一橫,摁斷了電話。

          8時許,劉桂芳突然接到姐夫打來的電話,姐夫在電話里號啕大哭:“你快回來,你姐和容華被人殺了!”這個噩耗猶如晴天霹靂,之后,她在同事的幫助下來到姐姐家,當看見倒在血泊中的女兒和姐姐,她大叫一聲撲了上去!兇手一定是吳中海,劉桂芳向警方提供破案線索。警方立即將吳中海列為重點犯罪嫌疑人,并抽調精干警力對他進行抓捕。這時,指揮中心接到群眾報案,在麻柳灣大橋有人自殺,經警方確認,自殺者正是吳中海。

          警方經過偵查得知,劉桂芳拒接吳中海的電話,讓他徹底絕望。他在超市買了水果刀和一把菜刀來到姨姐家騙開了房門。一進屋他就對女兒一番猛砍,姨姐見狀挺身而出,卻慘死在吳中海的亂刀之下。吳中海作案后,跑到麻柳灣大橋跳橋身亡。

          這個家庭徹底完了,劉桂芳不敢相信丈夫竟用如此殘忍的方式殺害了女兒和姐姐,她大腦一片空白,痛苦到不能自已,幾次生病住進了醫院。同樣失去妻子的姐夫雖痛恨吳中海,但想到姨妹一家已家破人亡,安葬了妻子后打消了向姨妹索賠的想法。如今半年過去了,劉桂芳在親友的照顧下,漸漸地從悲痛中走出來,靠著在超市打零工每月掙的1800元艱難度日,與她相伴的是無數個失眠痛苦的深夜。

          專家點評

          謝際春

          北京布谷鳥心理咨詢中心

          這些年,隨著房價的瘋漲,圍繞房子產生的家庭糾紛頻發。家庭關系的各種矛盾在房價的攪擾下被激發、放大到極其敏感的地步。

          一方面,人們高估了房子的象征意義,例如吳容華把它和自尊、成功、婚姻掛鉤,而吳中海視其為親情和安全感(養老)的最后防線;另一方面,人們又往往低估了高估它后帶來的巨大風險。對于吳中海來說,失去房子和婚姻意味著生存受到威脅,勢必產生極大的憤怒、恐懼和絕望。

          本案有許多條教訓值得大家汲取。

          1.正確定位房子的價值,要弄清楚房子與親情、愛情和婚姻孰輕孰重。

          2.子女沒有權利要求父母幫助買房,同時,父母也要堅定拒絕孩子的不合理要求,并教育其正視現實、理性消費。

          3.正如父母不應該干涉孩子的婚姻,子女也不應該插手父母的婚姻,尤其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破壞父母的感情。邊界問題一直是中國家庭的弊病。

          4.人要學會換位思考,否則已經危及他人的底線,身處危險之中自己卻不知道。

          5.要能抵御社會風潮的誘惑,認識到不依靠自己的努力而靠壓榨、逼迫父母去買房是錯誤的。


        荊門論壇
        回復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返回結婚
        發新帖 回復
        使用 高級模式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色狠狠亚洲色综合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