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p3blv"><listing id="p3blv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p3blv"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p3blv"><nobr id="p3blv"><meter id="p3blv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3blv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p3blv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p3blv"><form id="p3blv"><listing id="p3blv"><meter id="p3blv"></meter></listing></form>
          論壇   影視·娛樂   貴圈|從博君一肖到初遇夫婦:用過即棄,CP粉逃不掉的宿命
        返回影視·娛樂
        發新帖 回復
        查看: 21447|回復: 0

        貴圈|從博君一肖到初遇夫婦:用過即棄,CP粉逃不掉的宿命

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樓主

        7271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7272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2萬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管理員

        法人

        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      積分
        24807
        QQ
        樓主
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發表于 2020-11-2 15:38:50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  用過即棄,仿佛是CP粉逃不掉的宿命。電視劇營銷需要他們,藝人出圈也需要他們——但這些都是一時的,畢竟,沒人愿意將自己的事業終身與另外一個人捆綁在一起。至于CP粉,出于一點樂趣和寄托,他們心甘情愿地沉浸在想象里,收獲心碎一場。
        文 | 郝相尚
        編輯 | 露冷
        花639萬買一首歌的時間,聽上去匪夷所思。
        時代少年團周年演唱會即將開啟,為了將同為16歲的嚴浩翔與賀峻霖送上合作舞臺,“翔霖CP粉”努力打投,貢獻了63972860朵小葵花,花費約 639萬元。
        時代少年團綜藝《少年ON FIRE》第一場公演,嚴浩翔與賀峻霖合作舞臺《做我的貓》宣傳海報
        這639萬元具有雙重意義。
        一方面,再次驗證了CP營銷可以做成一門大生意——近些年走紅的明星、爆紅的電視劇,背后幾乎都有強大的CP加持,“炒CP”成了當代娛樂營銷人必修的功課。另一方面,這筆7位數的開銷再次被當作CP粉“瘋魔”的證據,“腦子好像確實有點問題”,是唯粉和路人對此的一致評價。
        這就是當代CP粉的生存處境。新時代的年輕偶像挾CP而紅;而每當紅利吃盡,要繼續發展,CP便成了必須告別的過去式。唯粉擔心自己的偶像被吸血、捆綁,時時想著拆CP、手撕CP粉。
        就這樣,沒人待見的CP粉一步步淪為粉圈底層,在夾縫中艱難地發光發熱。
        粉紅色韭菜
        一個多月后,許丹才想明白自己可能是被利用了。
        9月20日,《琉璃》劇組在杭州舉辦收官云歌會,她向領導請了假,專程從北京趕過去“嗑糖”。
        活動現場分為三個區域,對應不同價位的門票,粉絲們需要在平臺上充值送禮,獲得搶門票的資格。許丹是這部電視劇男女主演的CP粉,最終她幸運地“只花了1080元”,搶到B區座位——現場14排座位中的第3排,位置靠右,距離舞臺“真的很近”。最貴的座位在第一排的中間位置,它屬于一名花了1萬多元的男青年,也是CP粉。
        劇里,司鳳與璇璣組成“初遇夫婦”,甜蜜場面一個接著一個。劇外,主創們也在各種直播中有意識地將粉紅色泡泡越吹越大。8月16日晚的直播中,男女主角成毅和袁冰妍被要求還原劇中一場吻戲。成毅沒有拒絕,捧著袁冰妍的臉慢慢靠近,后者突然親了上去。CP粉們炸了,他們心滿意足地跑去官微留言:“這場直播圓滿了。”
        帶著“吃狗糧”的期待,《琉璃》的CP粉從全國各地趕往杭州,興致勃勃地準備迎接舞臺上的“高糖”時刻。但他們很快發現,現場氣氛不太對勁,整場活動下來,幾乎沒有眼神交流。尤其是成毅,明顯在避嫌。“只要他倆同時出現,男方肯定是板著一張臉,很冷漠的臉。”
        2020年9月20日,杭州,《琉璃》收官云歌會,當晚“成毅袁冰妍避嫌好明顯”登上熱搜(圖源:視覺中國)
        此時,粉絲群里炸開了鍋,“這是正主下場拆CP了”。
        群里的小伙伴原本相約活動結束后一同去吃海底撈,但現在,傷心令他們無法相聚。很多人指責成毅不營業,不尊重女方。當晚,成毅連夜掉粉,“據說掉了12萬”。
        有人憤恨地退出群聊,臨走前留言:“我再也不要提他們倆了。”還有女生在群里詳細描述了活動現場的心碎瞬間——她大喊“初遇夫婦”時,她確信,臺上的男主角轉過頭來,朝她的方向瞪了一眼。這個眼神讓她有了被人背叛的感覺。她說完此事,退群了。
        1080元不是個小數目,許丹意識到,云歌會舉辦的時候,劇都播完了,他們就是來收割最后一茬韭菜的。
        《琉璃》是近年來又一部借助CP走紅的電視劇。此前的成功案例不少,最著名的就是《陳情令》了——在電視劇播出后,主創們陸續在上海、天津、南京、廣州、鄭州舉辦過多場粉絲活動;在泰國曼谷舉辦的見面會,門票從1800元一路飆升到80000元。
        2019年11月2日,南京,陳情令國風音樂演唱會現場,主演肖戰、王一博同臺合唱(圖源:視覺中國)
        《琉璃》8月6日開播后,劇方依靠CP營銷獲得了小范圍火爆。官微每天物料不斷,先是甜蜜的劇情卡段,接著是男女主角的高甜花絮、表情包、壁紙——物料帶著話題標簽,意圖再明顯不過:#司鳳床咚璇璣# #璇璣親司鳳# #司鳳壁咚璇璣##司鳳璇璣合體#......
        聞糖而動的CP粉自發進行著充滿想象力的二次創作。在B站,男女主同框視頻被一幀幀慢放,粉絲們拿著放大鏡,解讀男女主角的微表情,通過嘴型的蠕動猜測對話內容,將其放大,輔以音樂。經過花式剪輯,視頻擁有了新的生命,其中播放量最高的超過51萬。
        在微博,CP粉與官微積極互動。他們寫CP文、畫圖、在超話打卡,熱情討論觀劇感受。劇播期間,《琉璃》上了147次熱搜,其中與CP有關的話題占了大多數。
        CP粉成了電視劇營銷人最好的伙伴。他們為愛發電,源源不斷地輸出更多可供傳播的話題。他們二次創作的物料更具話題度和社交價值,愛情被以不同的方式解讀,總有一款擊中公眾情緒。
        半真半假
        “磕CP的妙處就是半真半假。”許丹感慨。那種甜蜜,類似于追言情劇、看愛情小說,但又與二者有所區別。電視劇與小說講述的是已成定局的故事,而CP既提供了人設和故事框架,又恰到好處地留下足夠的臆想空間。同演一出戲,戲外有營業,那就有大量素材可供解讀、聯想。
        總之,這是一條流動變化的感情脈絡,擁有無限可能性,旁觀者也可以參與其中,為其指定命運方向。就連發布會上的竊竊私語,男方為女方擰開礦泉水瓶蓋子,都能讓CP粉甜上好久。
        《琉璃》成就了兩個CP超話。“初遇夫婦”,超話排名前10;另一個更為隱晦的是“冰橙汁”——取自袁冰妍的“冰”和成毅的“成”,一度擠進微博CP超話榜第2名。“初遇”和“冰橙汁”的區別在于,前者嗑的是劇中角色,后者嗑的是演員本人。
        《琉璃》劇中男女主大婚當晚,cp粉集體換頭像慶祝,“冰橙汁”一度高居微博CP超話榜第2位,僅次于“博君一肖”
        通常情況下,劇中CP容易被接受,因為人物關系建立在角色基礎上,有精巧構建的愛情線加持,觀眾容易信服。而一旦CP粉把對角色的感情轉換到演員身上,就很容易被唯粉圍追堵截。
        CP粉的人數優勢在電視劇播放前期,隨著劇集收尾,他們無糖可嗑,逐漸勢弱。此時,唯粉數量不斷增長,逐漸掌握話語權。
        從藝人角度來看,CP解體、各自發展也是必然的結局。偶像要維系流量,必須靠唯粉。“CP粉不長久的,”許丹實話實說,“時間一長,兩人也不合體了,誰還能去追?”
        作為王俊凱的唯粉,很多道理許丹都懂。最初,TFBOYS正是靠打造“凱源CP”破圈的。正式成立前,王俊凱和王源憑借合唱《一個像夏天,一個像秋天》《洋蔥》《董小姐》等歌曲走紅網絡,為他們積累了最初的粉絲。一度,易烊千璽被認為是個多余的后來者,受到凱源CP粉的排擠。
        王源&王俊凱《一個像夏天一個像秋天》
        自動播放



        [backcolor=rgba(255, 120, 0, 0.85)][url=]詳情點擊[/url]
        廣告剩余: 4904:00





        即便后來凱源刻意減少互動,粉絲們每年依然會舉辦雙人應援活動。2017年,凱源大幅寫真被送上重慶各個輕軌站,出現在解放碑巨型LED屏上。2018年,凱源CP拿下超話榜榜首。
        時代峰峻的CP營銷策略一度引導了風潮。后來隨著TFBOYS壯大,三位成員都自帶強大的粉絲與流量,CP粉才被徹底分化。如今,作為TFBOYS的師弟團,時代少年團又一次炒起了CP,639萬買一個舞臺,再次驗證了CP營銷的商業價值。但作為一種宿命,每個人都再清楚不過,早晚要迎來拆CP的一天。
        用過即棄
        即便是在粉圈,CP粉也在鄙視鏈的最底端。
        9月20日云歌會活動現場,許丹右手邊的粉絲舉著成毅的燈牌。左手邊,她“偷摸聊了一下”,對方壓低音量,表明身份:“我也是CP粉。”這個女生告訴許丹,她曾進入成毅微博粉絲群,但很快被踢了出來,因為她點贊過初遇CP相關微博,進群后立刻被人驗出:“你是CP粉,這里不讓進。”
        CP粉的處境總是如此。在長期與唯粉的較量中,為了證明自己存在的“正義性”,一些CP粉更加努力為偶像花錢。比如,成立于2019年8月27日的“博肖愛心聯盟”,一年內參與支持了41個公益項目,總捐款金額超過2750萬元,光是希望小學一項,截至2020年6月底,博肖girl們已經籌集1409萬元,按照每所希望小學50萬的標準,共可援建28所。
        應援物資的派發、氪的金,CP粉盡力做到不偏不倚,永遠對等。可即便如此,他們也會因為“原本可以為一個人花的錢被分成了兩半”,受到唯粉的質疑。
        做一名合格的CP粉,需要小心翼翼。“在微博上發言都還是挺克制的,KOL發微博都是僅粉絲可見。”“博肖girl”李悅說,夾在兩位頂級流量中間,就算嗑到糖,大家都會互相勸告緩一緩,過幾天再把物料放出來。更有不少CP粉轉戰綠洲,常常半夜發,發完沒多久就刪掉。
        艱難的處境不會消磨他們的意志,真正能讓CP粉心碎的,是來自正主的BE(bad ending)。
        比如無尾熊CP。
        2017年6月,潘瑋柏與吳昕參加戀愛真人秀《我們相愛吧》,組成CP。節目在3個月后收官,無尾熊CP卻營業到節目外。潘瑋柏與吳昕一起出席時尚盛典,一起拍攝《時尚cosmo》情人節特輯,一起為澳門巴黎人酒店做代言。
        2017年12月8日,吳昕與潘瑋柏一同出席時尚盛典(圖源:視覺中國)
        盡管對潘瑋柏的私生活有所耳聞,但CP粉蘇迪一直心存僥幸,只要沒人公布戀情,“就好像還有戲”。
        心碎時刻在3年后到來。今年7月27日,潘瑋柏在微博上宣布婚訊。無尾熊CP超話中,人們的情緒經歷幾次轉變。剛開始,悲傷蔓延。接著,開始抽絲剝繭地羅列潘瑋柏的戀愛時間線。他們感到憤怒,因為“潘瑋柏從2015年就開始拍拖,2017年來參加節目”。蘇迪說,CP粉們在意的不是二人是否終成眷屬,他們在意的是“欺騙”。
        蘇迪出生于1996年,目前在香港讀研。她小時候看過臺劇《不良笑花》,知道潘瑋柏。在她看來,潘瑋柏就是因為炒CP翻紅的。
        CP夢碎后,回頭想想,怎么看都是刻意營業的痕跡。潘瑋柏在臺灣上綜藝節目,總會主動提起吳昕。傳出緋聞,CP粉四處幫他澄清。出了專輯,工作人員暗示CP粉采購。開演唱會,據蘇迪觀察,現場“可能2/3都是CP粉”。
        蘇迪感慨,“CP粉是塊磚,哪里需要往哪搬”,用完了,“還要把你扔掉。”
        用過即棄,仿佛是CP粉逃不掉的宿命。電視劇營銷需要他們,藝人出圈也需要他們——但這些都是一時的,畢竟,沒人愿意將自己的事業終身與另外一個人捆綁在一起。至于CP粉,出于一點樂趣和寄托,他們心甘情愿地沉浸在想象里,收獲心碎一場。
        許丹還是有些放不下。據她觀察,“冰橙汁”即便現在沒有在一起,也不代表將來不可能。她跑去劇方官微下呼喚“二搭”(再次合作),因為吳奇隆和劉詩詩就是二搭時在一起的。
        對李悅來說,雖然2020年的博君一肖沒有任何表面上的互動,但她的CP仍然沒有BE。嗑CP是她虛幻的安慰。她有時也想,這對CP這么忙,可能在逐漸疏遠,之后自己嗑什么呢?
        * 許丹、李悅、蘇迪為化名
        你也可以在微信里找到我,打開微信搜索公眾號「貴圈」(ID:entguiquan)關注即可。

        荊門論壇
        回復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返回影視·娛樂
        發新帖 回復
        使用 高級模式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色狠狠亚洲色综合网站